顯示單一結果

  • 這是一個獨自思考的時間,感覺穿梭在無為空間的變化,我依然是我,我想佔領一切。用那最具神奇魔力的思維,這是屬於我的故事,我要找尋那美好,既使揮別這些所有。一幕一幕的鴉片景象,將我完完全全的催眠,並不是幻影,而是陶醉…..並沒有道別,沒有激鬥,只有洋溢著純樸!我所能擁有的紅色電話亭。
  • 這是一個獨自思考的時間,感覺穿梭在無為空間的變化,我依然是我,我想佔領一切。用那最具神奇魔力的思維,這是屬於我的故事,我要找尋那美好,既使揮別這些所有。一幕一幕的鴉片景象,將我完完全全的催眠,並不是幻影,而是陶醉…..並沒有道別,沒有激鬥,只有洋溢著純樸!我所能擁有的紅色電話亭。